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青书》:第62章 整装待发

黄昏点的时候,水晶宫中的晚霞今日特别红,青书淡淡望着,想着,似是两世以来,自己总是和些琐事牵绊不清,不就是默澈被关进天牢了吗,怎么心里又开始难过起来,想是自己可能还忘不了他。一时间,竟也叹自己没用。望着那水晶宫天空上方的晚霞,青书轻轻开口朝着身后的男子说道:“阿若,我要去救他。” 冰若离刚听这话,似乎并未放在心上,手中的曼陀罗花依旧被精心侍弄着,只是,当再仔细一想时,上辈子,青书竟然连月华都敢盗,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于是,紧紧走过去,也不顾那一缕飘飞的发遮住了自己的眼,望着她说道:“小书,你是认真的吗?” 她轻轻点了点头。这世上,只有自己的师傅,现在没有了她,便什么都没有了,他再不想见到她,她也应该要许他以后一个好好的生活的。 冰若离冷笑道:“你以为他需要你的帮忙?”你太天真了,凭默澈的手段,怎么可能被捉进天牢,况且还这般突然,说不定也正是他的诱君之计,等着你去上钩呢。 “青书,你果要去,我俩便就当从未认识。”冰若离以为,他这般说,定能消减青书的心思,想着,即使不能完全放下,暂时也可以缓一缓。 只是,青书却不这样想,在她看来,即使这是个骗局,她也定是要去闯一闯的,不然,万一这是真的,要她如何是好? 她从背后抱住冰若离,低缓细腻的声音说道:“阿若,你不知,我那师傅素来清冷,这会子进了天牢,定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况且,他是为了我才进天牢的,现在我有你,可他却什么也没有了。”青书说罢,又朝着男子微微一笑,看着他,好似怎么也看不完,她想,只要这次能救出默澈,她从此以后便和冰若离好好生活,再不管别人的事儿了。 冰若离摇了摇头,眼里全是无奈,哽了哽喉说道:“小书,你素知我不管天纲地纪,要是此番谁敢伤你,便速速传我,这是铜镜,危险时,你朝着叫一声,我便马上赶来,你也速去速回,我不好替你出面,到时候真要惹起三界是非,我不怕,大不了就是再来此仙魔大战,但你不同,我不能让你成为众矢之的。去吧。” 青书微笑着点了点头,眼中的雾气却重得很。 “我自是知晓的。”师傅,徒儿来救你了。 青书此刻法力不小,不消一刻钟却已到了凌霄宝殿。只是,奇怪的是此刻竟然空无一人。但青书隐隐觉得,这里头阴阳之气甚重,恐有何不好之事。这不,一瞬间的事,早已冲出上百来个天兵把她团团围住。 青书不怕,白袍出手时,早已上十个倒地,此刻她的法力真的不小。她面对这些个人也不用顾忌何等不杀不打的纲纪,胆敢上身的,一律是死,她丝毫不犹豫,竟然觉得也这般痛快。 九十九重天中。 一天兵慌慌张张走来,说道:“陛下,那蛮女已杀到二十又五重天了。”玉皇大帝仿佛早就知晓一般,仅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又过了一会,另一天兵来报说她已杀上五十重天。 六十重。 八十重。 不一会,九十九重天门口已然出现一白袍女子,额中带梅,潇洒至极。浑然不曾像杀过这般多人的魔头。众位仙家许是被青书的面貌惊讶,一时间,都纷纷感叹,为何如此红颜,竟能是与黑魔扯上联系的。 玉帝微微一笑,见她以来,先发制人说道:“兀那魔女,要想默澈出来可以,你进去便可,发誓永生永世不出天日。”玉帝这话说得极快,瞬间青书像是明白了什么。只是一闪而过的绝望的脸上瞬间放出莲花般美丽得笑容。 “玉帝好兴致。喜爱做这买卖,我若不从又当如何。”青书缓步上前,白袍翻飞间尽是幽香 “无大事,不过,默澈犯了天规,那么重得天规也应该灰飞烟灭了吧。”玉帝说这话轻飘飘得,丝毫未曾发觉当听到那四个字时,青书眼中的憎恶有多重。 得了吧,原以为,这世上,青书终是可以和冰若离好好生活的,只是,总有那么一种情,因为是为了一个人,所以,能也不能。青书闭眼,心下却已有了答案。青书是自己走进天牢的,天牢的最顶处,里头有一个人。那是三界最尊贵的上仙——默澈。 青书看到默澈的时候,他眼睛微闭着,长长的睫毛没来由地在她心上落下一长串阴影,她的心头涌上不好的预感,而他向来一尘不染的白袍上面已经沾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灰尘,但仍旧给人一种澄澈的感觉,这个上仙,无论何时总能够让人心中一动。 “默澈,从今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你。”她走过去,最后就着他的脸端详了好久,也不知道这天地间到底有没有真情,若有,为何她的爱没有得到回应。若无,为何她总能够为了这个人一再付出所有。缓缓伸出手抚摸上他的脸颊,庆幸此刻他是晕过去,不能够知道她做了什么,她能够这么大胆做着以往她只能想的事情。 “默澈。”青书缓缓覆上他的嘴唇。薄如樱花,软软的,到底怎么办,才能够忘记,随着心里越来越痛的感觉,她拼命转身,用尽了一切意志,转过身,不看他。那张脸,从此以后,就这般印在了青书的心里面。 当月白丝质长袍最后一个角被拖出天牢的铁门时,青书呆呆地站在最角落处,抬头望天,竟然可以看见满月。之后墨蓝色的空中是点点星光,耀眼如斯,这天牢中的生活或许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可是没有过了多久,忽然天崩地裂,一切都没有了,好像宇宙洪荒全部要熄灭生存的架势一般,头顶的天空变成了巨大的漩涡,星光成了金丝网状,青书眼睁睁看着它们向自己扑过来,可当想到要使用法术的时候,她才发现,在这里面根本无法使用任何法术。于是,一切都开始重新塑造了。 天牢外面站着的白袍男子,眼睛微闭,手中的指骨扇流光开始暗淡,渐渐扇面被染成了鲜红,易素站在他的身边,她知道了青书的一切,她想着默澈的计划,觉得那么残忍。 怎么可以利用青书对他的爱,把她骗进天牢,再使用逆回之术将她的本源都摧毁呢? 到底是一个怎么冷酷的男子,才能够,眼睁睁设计出这个计划,再眼睁睁看着这个计划被执行。 “大概以后天下会太平了。”易素摸着手上的白色飘带,那是青书最后见她的时候赠与她的。上面还有两只就着春风飞舞的小蝴蝶。她故意说这样一句话,看着默澈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心理面的忧伤更加浓重起来, “你便真就一点不伤心难过?”她的话很快被他打断:“走吧。”他亲眼看完了这一切,之后无情地转过了身,背对着天牢,离开。 “师傅,你到底有没有爱过她呢?” 易素迷离的眼光,沾上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渴求,她想,青书是多么好的呀,为了他付出了所有,可是最后没有得到他便也罢,竟然被他亲手设计,落得永世不得超生的结果,这场爱情的代价谁都没有想到,唯独默澈。 可默澈一开始知道这是错误,不也没有阻止吗? “你是从她刚进来拜师的时候便预料到了这一个结果,对吗?所以,那时候你便开始放任她的爱,不管不顾,看着她沉沦,这样才能够有今天的结果,默澈,你真冷,你先前便知晓,天地间,千年劫,黑魔出世,而她便是青书。” 男子始终闭着的眼忽然睁大,再次回首望着那天牢时,冷峻坚毅的嘴巴已经不能够再动一动。指骨扇变成了深红,上头的流光完全被血液染上,好像有了千年的悲伤,不断发出幽幽的寒冷。可是这个男人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最后也不过就是安静地走了出去。 黑魔死,那个狐狸也会死。 本是同根生啊。 睫毛触到眼角,默澈知道,这一场情劫,终是要以悲剧落幕的。 冰若离站在他前方,俨然成了最强大的王,寒冷不断散发,举起法杖便是一击,“默澈,你不曾爱过她,她知晓这是你的圈套。” 倒在地上的感觉是怎么样的,默澈生平以来,第一次被人打倒在地,可竟然不想站起,九州上仙,多么尊贵的名字,又是多么沉重的责任。 青书,本不该活。他紧握着那把扇子,嘴里喃喃不过如此。 他没有爱过她,从来,没有。哦,可为何再没有勇气站立起。红色流光中,朦胧间见到一抹身影飞快冲入天牢,那是一种神奇瑰丽的强大画面,没有一点传奇色彩,冰若离用尽一生之力,冲进天牢,“我欠蝶衣的,便还给你了。”不知为何,最后一刻,冰若离真的放下了蝶衣,脑中剩余的就只有青书的苍白的脸,想象着那个瘦弱的女子,绝强坚强的孩子,怎么肚子承受那么大的磨难。他不能够,这般看着,黑魔已不会再出师,既然要一个人牺牲,那便他吧,反正,就算活着,亦得不到她的爱了。 后记 元年三,本年,万世太平。 天地公道,再无妖魔横行,原来妖界的统领冰若离自千年消失在天牢后再无露面。而天地间,都知晓九州上仙的名字。 默澈。 那个为了天地太平,付出一切的上仙。 据说,上仙永远面无表情,从不会笑,不会哭。 而同年,尹山深林中,一男一女望着天上的星空,亦不说一句话。 直到夜深,才听闻女子问道:“若千年前,你弃了我,现今可会后悔?” 男子一笑,山明水静,伸手把女子拥入怀中,他抱着她,下巴抵在她的头上,望着空中最亮的星子,好听的嗓音缓缓传来,“小书,最后一刻易素曾经问我,是否爱过你,当时我没说,只是冰若离把我打倒在地,我想着不爱,不曾爱过。心竟然无故地疼痛,后来,他用自己的生命换了你的,我才知道,哪里是不爱。明明爱很深。”这番话说出之时,青书恍然察觉这个冷酷的男子,有一些脆弱。月夜照的一切都静谧忧伤,可是青书抱着默澈,就足够了。 “所以,小书,明年,冰若离便回重新回世,那时候,若你想他,便去罢,只是,我没有资格留你了。” 青书淡淡一笑,抱着他的手更加紧了,她开口唤他,声音懦懦得,“默澈,倘若我不走,你又能拿我如何?” 男子轻声一笑,“若真这般,那我们便好好过下去,以后生生世世。” “嗯,生生世世便不分开了。” “不分开。”男子抱着女子,嘴中呢喃了一夜这句话。他默澈,虽是九州上仙,到底最后还是动情了,望着怀里面的女子,嘴角微微上扬。 幸好,一切还不晚。 幸好,他们最后走到了一起。 [全文完]

上一章33加入书签 最后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