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青书》:第60章 出现

“小书、你应该知道,当初我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把你从蒙那里救回来,可不是为了看你为默澈神 魂颠倒的。”良久,水宫中乍现出冰若离深沉的嗓音。 冰若离此时有一丝悲伤,他深刻知道,到了现在,他真的不能再欺骗自己的心。 蝶衣是很好。那般温婉可爱的人儿,为了他可以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但是,这是天数,他冰若离亦不能够安排的了,他毕竟不是默澈,逆天之行他尚未掌握。况且, 真要那般作了,帮蝶衣转了世,只怕她未必能有眼前这女子坚强,那么大的痛苦,她背不起。或 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他第一次见到青书为了默澈奋不顾身时,他有了一丝触动,但是以后的 她却仍然那般坚强。从来没人说过,青书——拼了命地做一件事情时,那骨子里透出来的傻气让 人心疼。 心疼得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或许默澈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为了她牺牲那么大。 也罢,冰若离,你就承认了吧。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你就已经爱上了她。冰若离闭上了眼,微微向上抬起的头仿佛要抓住那 即将掉落的泪水。 是谁说过,爱情这东西,实在是个奢侈品。 奢侈到,花了自己的命也买不来。 “他真的要成亲了?”青书终于有了反应,眼神也逐渐恢复清明,摸着长发的手指狠狠往下,墨 色的发瞬间染上一丝红色。深红一滴落在白袍下角,绽放出一朵桃花…… “是否想去看上一看?”冰若离见青书似有恢复的迹象,便也就顺了她的意思往下接话。 青书此刻心中清明。料想那新娘定是茉莉仙子,嘴角微扬:“那便去看看好了。毕竟也有三十多 年没见了” 无所谓的神情倒把冰若离吓了一跳,不过断然不敢轻易下下结论,她——到底要作何事。也罢, 都顺着她的意思。 “只是,你实在不能够在那种场合乱来,知道吗?”他还不忘关照一句,心中有些担心,是真切的。 “我怎的会乱来呢?冰若离,我就是想看看,到底谁是新娘,我还记得,曾经有一个人和我说过,总有一天,她会成为我的师母,我便去见证一番,倘若真是她,我以后便再不想一想他,就当从来未曾遇到过,不曾爱上过。倘若真是她,是茉莉仙子的话。” 冰若离听罢,兀自低了头,望着水晶宫地面上的亮片,他深深皱了眉,“青书,我赌你做不到,今日你之所以要去,或许只是想单纯地见他一面,或许又是为了能够让他见你一面,反正不管是为了什么,你都有见他这个动机,至于你说的那些,我看不必,新娘是哪个,想必你比谁都清楚,可是就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青书倏地看向他,眸子直直盯着他,好久好久,才开口说道,语气稍带干涩:“你说谎。” “有没有说谎,你最清楚的,不是吗?”冰若离朝着她云淡风轻地一笑,“无需回避,小书,去便去,自有我陪着你,你也没有害怕的必要。”这个妖界的王,对于一切都看得那么简单,不服他便杀,服便踏,就这样,这是青书在他身边后享受到的最最强大的东西——安全感。和在默澈身边的完全不同,因为默澈身上的责任实在太重,所以时刻牵绊着他,纵然神力第一,亦不可为所欲为。 “师傅师傅,你确定你要娶茉莉仙子吗?”易素摸着手中的长鞭围在默澈身旁也已好几刻钟。 “师傅,桔天姐姐怎么办啊?”听到桔天二字时,默澈双手忽而迟钝了片刻、过后依旧正常,不 过摇了摇头。 “易素,我和茉莉仙子或许并不相爱,但却可以相敬如宾。”默澈抬头望着易素,这个他从山村 里带回来的孩子,当时还那么小,如今也已经变大了,那么桔天呢?她应该或许已经换了一张 脸。可能、和前世相同,如此那般倾国倾城。 易素说不出现在的心情,在她印象中,如默澈这般貌美,倾国之男子,唯有自己的桔天姐姐方能 与之匹配,况且他也收自己为徒,将桔天姐姐逐出师门,意图早已相当明显,却为何在这关键时 刻,她下落不明之时要绝了自己的后路,她看得出来他不喜欢茉莉,或许还和自己一般,讨厌着 她,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可以让天一般大的默澈放弃自己心中所愿,甘心情愿做此等违愿之 事。 婚礼近在咫尺。 三天后。 九华山上,一片漂浮的白色,至上之色,纯洁之源。这便是默澈,向来最爱白色的神一般的男 子。 茉莉仙子此刻在朝霞殿中,朱颜点醉、笑颜如画。门外一男子红色外袍亮的耀眼。 “师妹、你确定这是你所想?”男子邪魅一笑,露尽山水。 茉莉仙子浑然未觉有人到来,一时间慌乱了手脚,看着斜靠在门上的男子,脸色甚差。她亦知 晓,他找她所谓何事。不过,她对他也只能道一句对不起。 “羽然师兄,世间情爱、本无因果,不过是看上了、便就爱上了。”茉莉仙子低垂眼眸,她不知 怎般面对这个男子。毕竟曾经,他们也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莫不是遇到默澈,现如今新郎恐怕 会是他。 “哼。”羽然冷笑。最终快速离去。 是谁说过,先走的那个人就是最放不下的人。 他们之间,也是时候该结束了,至此以后,她嫁作人妻,他乐得逍遥自在,恐其一生,再不会娶 妻生子。草本无心,奈何情爱,一生孤独,飘然自若……羽然靠在窗上,双眼紧闭,却终是落泪 自哀。 祝你幸福…… 九华山上,已然好久未曾办过喜事。此次上仙默澈成亲,别说九华,应当是整个三界头等大事情 了。 届时各路神灵,即便是没有深交的有过一面之缘的也都敢来,望能目睹九州上仙尊容。 九华正殿中,人声鼎沸。各路神仙互相道好,大伙儿都高兴得很。 不消片刻,茉莉仙子便在喜娘的搀扶下进入正堂。 今日的茉莉仙子,依旧白色上袍。所经之地,莫不芳香飘入。这才是三界红颜,想当初,她本是 天地最美之女子,不过众人也都知晓,便就在那几千年前,其实还有一人,是真正把她给比下去 了。 大家都抬头道喜,就在此时,正殿门口,一个白衣男子,长发用丝带轻轻寰起,微风轻袭之中飘 进殿堂。 墨香四溢,不淡不浓。易素首先见到默澈,这是她所见过中,默澈最潇洒的一面。她此刻想若是 桔天姐姐在此应该也会像她一般想了,这般男子,只得仰望,莫不能接近。 默澈轻轻走过篱落身边,眼神骤然冰冷,而篱落也不惊慌,只是低头。但这一小动作明显已落入 林雨辰眼中。 林雨辰双眼便更迷茫了,她转过头,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篱落:篱落、究竟你有何事瞒着我们? 拜堂成亲本来在仙界就简单。此刻,众人见新郎也已到来,便开始行礼。 在仙界,不用三拜。 只需问答。二人是否诚心…… 这是一个天地间的承诺,若非诚心诚意,往后自然一生难过。茉莉仙子笑得极美,这是她盼望已 久,自然愿意。 而默澈,思绪飘忽在外,恍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和青书御剑的情景,于是,记忆像被唤醒,一点点 一滴滴的简单,恍然涌出。 不过,这是命数。早便说过,他逆得了天,却逆不了命。 安静的大殿,此时均等着默澈这一句话。而就在此时,默澈正想开口回答之际——来了一个人。 此人白色长衫,长发只有一根丝带松松系上。而身上却散发幽香。这是一种很好闻的香味,不似 默澈古朴,也不似茉莉仙子今天的芳香味儿,这是一种清新之气。仿若薄荷般透彻心扉。 许多人自然识得此人,今天的情景和几千年前青书上凌霄殿的情景如出一辙,当年她也是这样, 突兀闯入,给好多人一个“惊喜”。 但今天呢?年轻些的人尚不认识她。只觉此人天上无人能比,若说和默澈一般的,便就只有她 了。当然,当易素见到青书时,心中早已激动不已,她总觉得,这个女子应该就是她的桔天姐 姐,单凭她微扬的嘴角,便能断定。 倒是篱落,不似林雨辰一般震惊。淡淡地凝望着,不说一句话。 “看来,今天我们来得正是时候啊。”不消片刻,一抹妖娆的男声传进。只见此男子绛紫华服, 头发高高寰起,偏又有一缕从上垂下,遮住了左眼。真乃一翩翩美男子。 青书睁着眼,望着那么多人,熟悉的、陌生的、前世的、今生的。竟也有好多是认识的。不过, 她不敢看他。 她只是慢慢走向新娘。她还记得,她就在三十年前,给了她三道天雷,狠狠击下之时,她魂离人 身,却真是上天垂怜,后来,竟然自己复原。好似,她的身体真有自动复原之势。 也好,青书嘴角上扬,眼角的清凉深深灼伤了冰若离的眼。 小书、可别做蠢事…… 冰若离也不动,就这般盯着她,这个女子,缓缓走近茉莉,衣衫浮动,叫人不敢蔑视。 未说何话,青书只是在茉莉面前竖起三个手指。 但这也足以让茉莉仙子脸色铁青。 见此情景,正和青书之意。青书笑出了口,笑声极小,过后却又转头看向冰若离,眼中早已一片 平静。 篱落见到青书,似有千斤大石压于心上一般。不知所措地望着默澈,不过,他错了。默澈脸上没 有丝毫表情。仿佛这个人从未进入过他的视线一般,只是呆呆望着天空某个点。 青书走到冰若离身边。终于开口说道:“不足茉莉仙子今天是否做好我还你三道天雷的准备 了?”说完,青书便又笑了出来。 茉莉仙子,这不是我要报复,这是你应得的。 茉莉睁着惊恐的眼,大大的眼几乎占了半张脸蛋。她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她回答道:“你从来都不知道我会干什么吗?”像屠夫一样的表情彻底怔住了茉莉仙子。这还 是青书吗?那么残忍的表情,她即使以前设计她坠入崖底也从未出现过。 青书背对着他们:“那你还敢站在这里?这般堂而皇之?”她早就应该料到,对于青书,要么真 心相待,要么不要相识,倘若如她这般结识了、却要背后陷害,这个结果,只能由其一个人承 担。 于是,青书向上抬手,望向茉莉仙子的神情中充满了怜悯与挑衅。 只是,法尚未使出,肩部便传来似断裂的感觉。这是一股极强的力道,流光转换之间,默澈早已 站到茉莉仙子面前。望着地上的青书,神情冷淡到极点。他皱着眉目,仿佛居高临下的王一般说 道:“这一掌,算是还你扰我婚礼之罪。” 继而,默澈稍稍退后,修长的指节真的好看,只是,却无情到了极致。 他又接连使出一掌,正中青书脚踝。 冰若离此时早已无法忍受,他瞬间转移到默澈身边,声音低得吓人。他说——默澈,你从来不能 这样做。因为,她是你两世的徒弟——你可知,她是青书啊! 冰若离睁着愤怒的眼,妖娆的表情早已不见,此时此刻,只有心痛。痛彻心扉过后,如多悲天悯 人,他不顾形象对他大吼。 “哦?可是、那又怎样。”他回答得云淡风轻,丝毫不放在心上。 只是,朝着远方,观望。 而青书,此刻较于身上的疼痛,心里早已破碎成万千星辰,只是随着默澈的灵魂,逐渐消失…消 失… 只是,青书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凭什么她茉莉仙子就得这般运气,好到所有人都哎她,可是她 却要承受万千苦痛。她站起、白袍上纤尘不染。左手微微使力。 但是,默澈真的好眼力,即便是青书刚抬起左手,他也已经发现。 他说:“不准你伤害茉莉、”眼光关切、寒冷却直指她。接下来的便是第三掌。 冰若离冲上前去,一把推开默澈,法杖亮出,却意外地被青书拦下。 青书实在站不稳了。脚上传来的疼痛虽不及心中,但却足以使她全身崩溃…… 冰若离从未有过的担心全然涌出。他紧紧抱住青书,感觉怀中的人儿从没有这般轻,他不停地喊 着青书、青书、眼泪一滴滴落下,流到青书的脸上。 青书眨着眼,轻轻的说:“我们走吧、”走了吧。以后,各不相干。 众仙均被吓到,这样一个女子。他们伤不起,唯独默澈,竟然可以给她三掌,这一下,恐怕两人 便结下深仇大恨,还有那冰若离,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 但是茉莉仙子此时也被吓傻了,她急急地问,刚想开口却被默澈打断 “继续吧。”默澈闭上了眼,这样的话,没人可以看见他的眼泪。 高空中,冰若离驾着云,他伤心了。 他哭了。 他问道:“小书、何必这样呢。茉莉仙子爱着默澈这早已不是秘密。又何必这番折腾去试探他 们?倒让别人误会了你去故意破坏。还落下这么个下场……” “傻丫头。”冰若离抱着青书的手臂紧了紧。 只是青书仿佛很高兴、 她眉眼间一片温暖,说道:“冰若离、他曾是我的师傅,倘若要成亲了、我总得帮他寻得真心之 人,而不是仅仅迷恋他的外表。” 青书闭了眼,她——好累 “这千里姻缘线之中,能真正搭在一起的人不多。要寻得心心相印之人更是难上加难。我只希 望,自此以后,他能快乐。而我们到底终是两不相干……” 净因成净果。青书常常想,自己命不好命不好,却从未想过,如若未曾遇见他,那才是真的命不 好。这样,已然足够。能够为了心爱之人,哪怕给他恨,哪怕作践了自己,却是心里的付出,一 番苦果终会开花。 青书双手抓紧了冰若离的腰,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以后,咱们在一起,看星星,数月亮、”满 足的神情真的很渺小。 冰若离微微停顿了一会,待到回神之际,恍然察觉这丫头应该是接受自己了。 于是、一切春暖花开。他笑着说道:“笨蛋、是看月亮,数星星才对。” “我算术不好啊不好啊、”青书在冰若离怀里摇头摇头摇头……

上一章33加入书签 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